該如何寫出更好的軟體?─ 系列訪談之一 (上)

你可曾看著程式碼然後嘴裡唸一串「搞什麼鬼」?是的,我也會;而且還常常是對我自己寫的程式碼這樣唸。

身為工程師,我一直試著寫出自豪的軟體。寫出「能跑」的軟體就已經很難;而能跑的軟體如果又要兼顧沒臭蟲、易於判讀、易於擴充、易於維護、高安全性等要求,就必須耗費更大的心力。

圖片作者:Marjan Krebelj

圖片作者:Marjan Krebelj

還好,我加入的社群是由業界的多名佼佼者所組成,囊括了開發、安全、品質管理 (QA) 等專業領域。透過如 Webmaker、MDN、Firefox、Firefox OS 等專案,Mozillians 不斷證明自己的能耐。這些專案不僅複雜、規模龐大、耗時多年開發,而且更需要數百人的努力灌注才得以成功。

這個社群讓人驚豔、具備技術規模,而且還有很多值得傳授的資源。

訪談與意見回饋

我以菜鳥的身分,向 Mozilla 的其中幾位佼佼者進行了一系列訪談:

「作為開發者,我們該如何寫出更好的軟體?」

要把軟體提供給數百萬人使用,必須牽涉的範圍極為廣泛,絕對不只是「把程式碼寫出來」而已。所以我從開發、安全性、品質管理的多個角度提了許多問題。

本文的目標讀者就是撰寫軟體的工程師,不論其偏好使用的程式語言或經驗深淺。如果你在閱讀本篇文章,你也就是目標讀者之一!這裡大多數都屬於比較深入的問題,並可套用到任何程式語言。其他小部分則是有關工具或特定語言的功能。

問題

各次訪談都有特定的問題組合,但主要都是想了解以下問題的答案:

  • 其他開發者是如何撰寫高品質、易於維護的軟體?
  • 如何界定「高品質、易於維護的軟體」?
  • 有哪些程序、標準、工具可使用?
  • 其他人如何審查程式碼?
  • 開發/安全/品質管理等部門是如何彼此支援?
  • 「安全」牽涉了哪些概念?安全審查/稽核作業必須著重哪些地方?
  • 「品質管理」牽涉了哪些概念?在發表某個正式版本之前,必須著重哪些地方?
  • 開發者該如何寫出絕佳軟體並簡化整個流程?

我每篇文章都會提出一到兩位訪談者的重點。每次訪談內容都有受訪者的簡介,接著就是相關問題與答案。

另外也錄製了訪談音訊檔並提供連結。如果是透過電子郵件完成訪談,我也會提供原始郵件內容的連結。

接著就開始來看看吧!

介紹 Fernando Jimenez Moreno

ferjm第一場是莫雷諾 (Fernando Jimenez Moreno) 的訪談。莫雷諾是 Telefónica 的 Firefox OS 開發者。去年秋天,我正努力將 Firefox Accounts 整合進 Firefox OS,也因此和莫雷諾有了合作機會。我之所以對莫雷諾留下深刻印象,不只是因為他寫程式的技術不錯,更因為他統合了分處兩大洲的六個國家,共三家公司的員工努力完成一個目標。

莫雷諾述說 Telefónica 是如何加入 Firefox OS 的陣容,又如何整合不同的團隊、通用的標準、程式碼審查作業,以順利進行整個流程。

你和你的團隊在 Telefónica 做些什麼?

我屬於所謂的「平台 (Platform)」,而在 Telefonica 又分成不同的團隊。其中之一負責 Gaia 的「前端 (Front end)」開發,另一個團隊就負責平台本身 (如 Gecko、Gonk、外部服務)。我們分屬 Firefox OS 的不同部分,從 Gecko 到 Gaia,乃至於 SimplePush 伺服器等服務。我個人負責像是 Radio Interface Layer (RIL)、付款、應用程式 API、其他 Web API 等等。而大部分的工作都必須從 Gecko 跳到 Gaia 再跳回去。最近我又開始著手 Firefox OS 的 WebRTC 服務。

Telefónica 又是從何與 Mozilla 合作?

說來話長。我們剛開始是負責類似 Firefox OS 的專案,但不是以 Gecko 為基礎,卻是以 WebKit 進行作業。所以我們同樣用 WebKit 建立了這個 Open Web 裝置的平台。當聽說 Mozilla 正用 Gecko 進行與我們相同的事情,我們就決定主動聯絡並持續進行。我們之前的建構作業,是以一個 WebKit 的封閉源碼版本為基礎,但其實很難用這種方式運作。但從那時開始,我每天的工作就與 Telefónica 的 Firefox OS 團隊成員一樣,我想也和 Mozilla 的 B2G 工程師極為類似。

你是小有名氣的開發者與公司協調人員。針對 Firefox OS 上的 Firefox Accounts,你統合了Telefónica、Telenor、Mozilla 等三方人馬。你覺得自己跨三家不同公司的工作挑戰為何?

真的蠻多挑戰的,特別是剛開始著手 Firefox OS 的那段時間。我們從 2011 年開始與 Mozilla 合作,而且花了一點時間才找出雙方都可配合的工作流程。我的意思是,像我熟悉的電信公司文化,就有許多是封閉或機密的東西,這恰恰與 Mozilla 注重的開放特性相反。有些人本來就在進行其他開放源碼的專案,所以很快就適應了開放的工作環境,而且也知道在公開討論區上的應對進退。但其他人就花了點時間才習慣新的工作與簡報方式。

另外,當 Mozilla 還沒加入的時候,在 Telefónica 就已經有一套敏捷方法 (Agile methodology) 的規範了。所以我們也必須找出雙方能共通的工作流程。在這個耗時的過程當中,我們開了大大小小的管理會議並不斷討論。而談到和其他電信公司合作的結果,與 Telenor共事的經驗還挺不賴的。但因為這一切結束之後,我們就會回到競爭的關係,所以還是要特別注意彼此分享的資訊。不過這並未影響我們在共同專案上的合作效率,像是我們對 Firefox Accounts 就做得不錯。

在 Mozilla 與 Telefónica 開始合作時,雙方都必須有所改變。你如何決定要使用哪些共通的實務範例,又如何建立共通的文化?

我思考過上述的「敏捷方法」。因為 Gecko 已經具備為人所熟知的程序與開發方式,所以我們對「前端」部分投下較多心力。Gecko 本身的訓練機制就長達六週。而我們當時開始著手進行的 Gaia,又是尚沒有固定方式的新專案,因此「前端」團隊在共通作業流程上耗了最多功夫。

我不確定是不是真的找到了最佳流程,但我們的工作進度還算順利。我的意思是,我們雖然採用敏捷方法,但最後仍必須專心進行 Gecko 的開發。因此我們也隨遇而安,改用了對方的方式完成工作。

 

看到這裡,你是否能初步了解整個程式開發流程,以及龐大專案的合作情形了呢?可別錯過《該如何寫出更好的軟體?─ 系列訪談之一 (下)》。

 

 

原文連結:How can we write better software? – Interview series, part 1

 

 

您可能也會喜歡

目前找不到相關文章

共 1 則讀者回應

  1. 參照: 該如何寫出更好的軟體?─ 系列訪談之一 (下) | 部落格 | Mozilla Taiwan

對此文章發表回應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